主页 > 百科探险 >【字游自在】单手撑起超马天空 >

【字游自在】单手撑起超马天空

百科探险 2020-06-12 567

生来少了一只手,人生并不会就此崩塌。自从用双脚跑完人生首个10公里马拉松后,罗子钧犹如脱缰之马一路征服21公里、42公里、70公里、84公里、100公里,直奔超马的路上。那一只仅有的手,总在关键时刻,为他拭掉汗水,也替他撑起“单手跑将”这称号的超马天空。


【字游自在】单手撑起超马天空“单手跑将”罗子钧说:“给别人帮助未必靠言语,一个身影、一个行动,都可以带来改变。”他的手无法成双,却能成事,以身示范就能带来鼓舞。

傍晚时分,刚抵达健身中心的罗子钧,拿起杠铃杆,把两个5公斤的金色杠铃片套在两侧,两个杠铃片重量分别是10公斤,横杠是20公斤。

之后,他像举重选手一样,站到杠铃杆正中央,双脚平行开,膝盖微弯,一手就把重30公斤的它举到头顶。不一样的是,其他人都是用双手,他却只有一只手可以举起杠铃。

采访当天早上,他才在丹绒士拔(Tanjong Sepat)完成了一项21公里半马拉松比赛。此赛程途经公路、越野路径、美丽海滩风景,这天也来了不速之客,即滂沱大雨。

跑了500公尺后,他惊觉跑错路线,结果又回到起跑点,重新来过。最终,他以2:09小时完成这场赛事。

当天,他在面子书写下赛后感,大意如此:“任何自己已许下的承诺、已开始的,就不得放弃。”他到底承诺了什幺?又开始了什幺呢?

【字游自在】单手撑起超马天空这只手为他拭去汗水,也撑起他头上那片天空。第一次跑拖累同学感挫折

“我天生就少了一只手。”罗子钧以此话作为开场白,尔后,在我听到的故事里,困难以挑战之名不断闯入他的生命。

在霹雳怡保度过童年及青少年岁月的他,曾装上美观义手,“但我很在意别人怎样看我,因此,自小抗拒户外运动,也不爱结交朋友,唯一会做的,就是跟家人一起打羽球。”

直至初中三那年,他念的中学举办两三年一度的越野比赛,“学校有规定,除非制服团体成员,否则所有学生都必须参加。”他心里难免担忧。

“赛前,找了个同学陪我,不想跑到半途只剩下自己。”比赛当天,他自信认为,即使不能跑全程,也必能用走的方式,走到终点。

“体育老师一路跟着我,关心我渴不渴、累不累,我都觉得可以。”不晓得从多少公里开始,心里有把声音对他说:“好像在拖累陪伴着我的那位同学了。”

当他发现后面的人越来越少,不免自责起来:“朋友的体能很好,他理应可以在半小时内就完成整个赛程的。”最后,他不得不向老师撒了个善意谎言,“我受伤了,需要回学校。”

说完,他不仅认为自己缺乏运动天分,也不敢奢望自己可以享受运动。

在家受呵护在校被霸凌

父母对罗子钧可是事事呵护备至,有近忧也不乏远虑。

小时候,父母怕他不会用尺,就在铁尺上装了个可以顶着下巴的支撑,“为了避免同学异样的眼光,我宁可用回普通的尺。”

长大以后,父母又希望他当一个公务员,“他们担心我将来找不到一份持久的工作,铁饭碗不失为稳当的抉择。”

“我也曾想过当老师,后来打消了念头。”那些青少年阴影告诉他:“哪怕装上义手,始终会被别人发现,普通的老师都会被学生欺负,更何况是我。”

过去被欺负、被嘲笑、被掀起衣袖的恶作剧,挥之不去,他不想再回到学校,“加上,我特别抗拒跟别人说话和眼神交流,害怕别人质疑我的能力,是一个严重缺乏信心的人。”

“在家里确实过得开心,也很有安全感,可是出到外面,家人不在身边就会不开心。”他不想永远处于这种境况,“我想一个人出去看外面的世界。”自己的事自己懂,自觉很重要。

他后来做了个大胆且影响一生的决定,那就是独自背起行囊离家出走到大城(雪兰莪州赛城)里念书。

勇于挑战斯巴达障碍赛的罗子钧说,他或许跑得不比别人快,但他有的是耐力。(此组图由Spartan Race提供)

【字游自在】单手撑起超马天空翻墙倒海【字游自在】单手撑起超马天空力拔山河做回自己不再装义手

对电脑有浓厚兴趣的罗子钧,选择攻读设计系,而他之所以钟情网络世界,热衷上网找人玩游戏或聊天,事出有因。

“对方看不见我的外貌,也不相信我只有一只手,因为我打字很快。”为了避免遭人排斥,他把自己隐藏在网络世界里。

下线回到现实世界时,在大学宿舍,他学习怎幺做家务、照顾自己,“慢慢的也就习惯了。不再过度依赖家人,面对问题时,都会自己先寻找解决方案。”只要愿意开始,一切都不晚。

也在大学第一年里,他又做了另一个决定:不再装义手。

由于设计系学生多半需要用到电脑,他却发现自己无法操作捷径键,“一只手做不到,又不想在课堂上脱下义手,只好坐等上课时间结束,再把功课带回宿舍做。”

为何要如此辛苦?为何要在意别人的眼光?义手很重也很贵,为何要给父母、给未来的自己增加经济负担?他问了一连串为何,却无人能给他答案,除了自己。

“有一天,我索性脱下义手,直接去上课。”他心有喜悦地说道:“我终于找回自己,也当回自己“单手跑将”罗子钧说:“给别人帮助未必靠言语,一个身影、一个行动,都可以带来改变。”他的手无法成双,却能成事,以身示范就能带来鼓舞。[/imgcaption]了。”

他面对的是大学同学,“他们会有异样眼光,但不会取笑。时间久了,也不再有异样感觉。”这件事告诉他,假如不认可别人怎幺看你,你可以选择不去理睬。

“有需要的时候,我会选择低头走过人群。”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,只有过不去的心,心转了,再多的坎都不是事。

寄情于吃变胖转向健身找快乐

毕业后,罗子钧找到一份手机软件设计的工作,也把每月挣回来的工资花在吃方面,“别人都说,金钱买不到快乐;对我来说,只要金钱买到食物,就能给我快乐。”

结果,一个不小心吃多了,“慢慢地,变得很胖,胖到连自信都不见了。”

还好,有个朋友不时跟他分享工余时间做的事,在别人的照片里,有瑜伽、跳舞、健身等活动,以及跑步跟奖牌,“生活不就只是吃睡和工作罢了吗?哪里还有精力干其他事呢?”他心存好奇。

在体胖的压力与朋友的驱使下,他鼓起勇气走进健身中心,还报名参加中心提供的课程,不久后,他才恍然大悟,运动比吃更好玩、更多快乐。

他的体重也在3个月内从80公斤减至50多公斤,“任何衣服穿在身上,都会觉得比以往好看。”他爱上了自己这个模样,与此同时,上述朋友也怂恿他参加跑步。

这个建议顿时令其思绪倒带,“过去跑不到,现在还可以吗?”他还是答应参赛,只是没想到仍受到一些人的冷嘲热讽,“从小有好胜心,别人越说我做不到,我就越想证明给自己、给别人看。”

他跟朋友一同参加了那场比赛,期间,哪怕感觉很累,路途很远,也很想放弃,“只要想到朋友已完成赛事,怎幺都要硬着头皮跑完。”

他知道终点站有人在等他,也不想重蹈覆辙过去的失败,于是铁了心把障碍都克服,最终迎来他人生中首个10公里马拉松,“抵达终点站的刹那,那种快乐无法形容。”

【字游自在】单手撑起超马天空2013年,爸爸罗文哉与他飞赴澳洲,陪他参与跟完成人生首场全马拉松。爸爸在终点等我亲情驱策向前冲

此后数年,罗子钧从10公里马拉松晋级到21公里半马拉松;再从国内跑到国外(澳洲黄金海岸),“首次挑战42公里全马拉松,也首次在寒冬中奔跑。”

再一次,有人在终点站等他,那是爸爸,“哪怕跑到30公里后进入‘撞墙’(hit the wall)时刻,体力耗尽,我也不想让他久等,也不想让他失望。”

他于是在路上找了个同行者聊天,好让自己可以撑过去,没想到,对方留给他一句话——“小子呀,如果你完成42公里赛程,以后没有什幺是做不到了。”此话如当头棒喝,给他无限鼓励。

“尽管双脚不听使唤了,咬紧牙关也要完成它。”当他抵达终点站时,第一时间冲上去紧抱住爸爸,跟他合照,“我终于做了一件可以让爸爸骄傲的事情。”爸爸虽不语,但他知道他很开心。

他有感而言道,凡事唯有尝试过,才知道自己能不能。回国后,他一步一脚印征服70公里、84公里、100公里超级马拉松,也攻克具有难度的障碍跑。

报名时,表格上需要填写参赛者健康状况,“我写没有任何疾病,但我只有一只手。”主办当局后来联络他,特地跟他解说比赛需要用跑、攀、跳、爬完成障碍关卡。只是,他心意已定。

在不敢报备父母的情况下,他完成21公里障碍赛。4年前,他用体能、技术与胆量,挑战世界最知名、最有难度的斯巴达障碍跑(Spartan Race),在森林、泥泞里挑战极限。

除了用耐力完成赛事,他也勇于认识新朋友,“这是(结交陌生人)过去不敢做的事。”

访问结束,夜色趋近,但他没有离开的打算,留在健身中心继续未完的每天早晚一次训练。如此意志,跟他持续用双脚完成赛程,用单手撑起超马天空那般有力。